•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苏珊·巴尔:亲历极地文化遗产保护40年
2019年05月16日  作者:陈怡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2

  苏珊·巴尔(Susan Barr,以下简称苏珊)拥有伦敦大学学院斯堪的纳维亚研究荣誉学士学位和挪威奥斯陆大学历史考古学博士学位。自1979年以来,她一直专注于极地事务,是挪威第一位女极地科考员和挪威北极地区(斯瓦尔巴和扬马延)第一位全职文化遗产官员,2014年至2018年间任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主席。她的著作《极地文化遗产》近期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在日前参加在沪举办的北极圈论坛中国分论坛间隙,苏珊·巴尔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问:您如何看待极地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和研究的意义?

  苏珊:无论北极还是南极,都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因为人们对其重要性和起源都没有足够的认识。现代露营者为了方便搭建帐篷,有时会移动北极地区的石头遗迹,而南极遗留的卵石堆遗迹则可能会被研究当地地质历史的地质学家移动或者分开。在保护极地文化遗产这一最不起眼的部分时,信息是更好地理解其价值的关键,哪怕只是不寻常的石块布局也值得我们注意。

  随着研究方法的改进,我们能从新老文化遗产中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多,这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未来。例如,1872年至1873年间,一队本不打算越冬的船员在挪威北极高纬度地区斯瓦尔巴群岛留下了一些食品罐。尽管屋内住宿条件良好且食物储备充足,但所有人都死了。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他们死于饮食中维生素C缺乏所致的坏血病,但最近的调查显示,用于密封罐头的铅是导致他们死亡的重要原因。而传统建筑方法则可以指引我们找到更环保、更节能的未来房屋建筑方式。

  问:除了传统的方法,当代有哪些新科技可被用于保护极地文化遗产?

  苏珊:无人机可被用于监控遗迹和记录变化,使操作员不必亲自踏足遗迹处去监控沿海地区侵蚀程度的增加。监测卫星的发展覆盖到北极区域,使得远距离的信息收集成为可能,能在不造成附带损伤的情况下对这些遗迹进行更多的研究。此外,扫描技术这一先进的科技也被引入到遗迹保护中。详细的测量、照片、比例图和书面描述是对历史遗迹进行文件记录的主要传统方法。因为遗迹可能会在日后因经历侵蚀、火烧或者其他自然损害而被损毁、不复存在,所以就需要非常仔细和精确地对它们进行记录,这也意味着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并投入其他资源。现在,在很短的时间内,仅需两个操作员就能使用3D激光扫描将非常复杂的文化遗迹捕捉下来。我本人曾在亚南极洲地区的南乔治亚参与对一个复杂的旧工业捕鲸站进行整体扫描的工作,当时,仅两名操作员在现场花费几天时间,就对整个工作站进行了从内到外的全面记录。以这种方法保存下来的文件记录不仅能够让游客对历史上的捕鲸站进行虚拟游览,也能够为不同的研究项目所使用。

  问:当前极地文化遗产保护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苏珊:气候变化正导致海冰越来越少,北极海岸遭到侵蚀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即使是在北极高纬度地区也是如此。这威胁着北极文化遗产。海蚀和更加温和、湿润、更多风暴的天气破坏着那些原本被干燥和寒冷的气候所保护的遗迹。此外,旅游业的增长也是造成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过去的岁月中,北极地区斯瓦尔巴德群岛的许多峡湾由于缺乏海冰的屏障,陆地边缘保护海岸不受海浪侵蚀的冰外缘线变得罕见。一位叫希尔马·诺维斯的挪威捕猎者曾于20世纪20年代在斯瓦尔巴德建造了一个名叫“弗雷德海姆”的捕猎站,他在斯瓦尔巴度过了35个冬季,其中19个冬季在捕猎站度过。他的故事十分出名,他在那里的捕猎目标是北极狐皮。那里的海岸线一直易受海蚀的影响,但近来这种影响越发严重。2015年,整座捕猎站不得不被移到山脊上。

  考古学从永冻层的变化入手进行观察。1980年,考古学家对位于斯瓦尔巴德西北部的17世纪捕鲸人坟墓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尸体仍保有皮肤和头发,他们的羊毛衣物保存完好,几乎还可以穿。到2016年和2017年,在同样的区域发掘出的相似坟墓,由于永冻层的位置下降,无法再将物体“冻结在过去”,坟墓中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同样,永冻层融化也正在损害西格陵兰贝丘中的有机物质,这些有机物质中包含的证据能证明3500年前萨卡克、多塞特和图勒等3个主要格陵兰文化的存在。意识到这种独特的考古学材料会在80到100年间完全消失时,丹麦研究永冻层的科学家进行了专门研究。他们的研究显示,那些通常会吞噬木材、骨头、软组织等有机物质的细菌处于永冻层中时会休眠,一旦永冻层融化,这些细菌就会变得活跃,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热量,使更多的永冻土融化。

  • 热门话题

大力发展数字文化产业机不可

数字文化产业是以文化创意内容为核心,依托数字技术进行创作、生产、传播和服务的新兴产业,具备传输便捷、绿色低碳、需求旺盛、互动融合等特点,当下正在成为引领新供给、新消费,规模高速成长的数字创意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日,《中国数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