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捐毕生积蓄的九旬院士夫妇——
激励青年学子在科学道路上不负时光
2019年04月04日  作者:来源:科学网   编辑:ydm   审核:杨冬梅  版面:A4

“国家培养了我,中科院培养了我,我要为国家再作一点贡献。”

42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两位九旬老人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中国科学院院士、88岁高龄的郑儒永和老伴、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黄河,将毕生积蓄150万元捐献给了中国科学院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永久性“郑儒永黄河奖学金”,以激励青年学子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不负时光,努力向上。

自己做衣服的“大小姐”

郑儒永是我国著名的真菌学家,她在国际上首次发现高等植物中的内生毛霉,首次报道了我国特有的人体病原毛霉新种和新变种;主编完成《中国真菌志—白粉菌目》,成为国际公认的白粉菌目检索书。

1931年出生于中国香港的郑儒永,父亲是我国著名金融家、银行家郑铁如先生;其母亲谢纫瑜是北京师范大学第一届毕业生,出身江苏武进谢家,亦是名门闺秀。

尽管是别人眼中的“大小姐”,但郑儒永平时生活非常简朴。中科院微生物所副所长钱韦告诉记者,郑先生平时都是自己做衣服穿的。“但实际上,郑院士根本不看重金钱,没有在任何地方兼职,也从不拿工资以外的报酬。”

郑儒永夫妇对自己“吝啬”,对别人却极为慷慨。为了这次捐赠,两位老人去银行一个存折一个存折地去取钱,把几十年的工资、公积金、院士津贴都取了出来。

“当时,他们所有的钱加起来有180多万,郑院士想凑够200万,说还要再去找别的存款。最后我们一再劝说,请他们留下一点钱养老用,并表示根据政策,国科大基金会还会为这笔捐款提供一定的配套资金,两位老人才很不情愿地接受了我们的建议。”钱韦说。

站着工作的院士

据了解,“郑儒永黄河奖学金”将有40%倾向于提供给从事真菌学研究的研究生。这与郑儒永的科研之路不无关系。

郑儒永先生毕生致力于真菌分类系统的合理化与完善,其多项科研成果曾获得中科院科技成果奖、科技进步奖和自然科学奖。她几十年的科研生涯中,硕果累累,在真菌学领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由于工作需要,她最离不开的就是显微镜。她有一台很古老的显微镜,这台显微镜伴随了她十几年,郑老每天陪伴显微镜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她的老伴黄河。

可是,在显微镜前忘我的工作,使她患上了严重的“职业病”。2004年,郑儒永的脊柱被“钉上”了2根钢柱和9颗钢钉,医生告诫她,每天只能坐1小时,其余时间只能站着或者躺着。

从那时起,郑儒永就基本无法坐着工作。73岁高龄的她垫高了自己的办公桌和实验台,每天站立8个多小时,无论是观察显微镜还是撰写论文,无论是手绘真菌图谱还是查阅文献,都是站立完成。

这一站,就是15年。

时至今日,郑儒永仍然每天坚持工作,将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

“学系统真菌学的年轻人不容易,做起来很难。”郑儒永夫妇曾这样向所领导感慨。两位老人没有子女,便决定捐出自己的积蓄,帮助这些年轻人。

怕麻烦别人的老师

为了青年学生和患病儿童,郑儒永夫妇可以说倾其所有。2012~2018年,郑儒永先后向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3次捐款共30万元,用于贫病脊柱患儿的手术救治。

最近,江苏盐城响水县化工厂发生爆炸后,他们还向所里老师打听,如何才能给遇难者家属给予捐助。

郑儒永的学生、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白逢彦回忆,郑儒永对自己的学生,不管是学业还是生活上都非常关爱。“记得我年轻的时候,郑老师还动员真菌室的老师们给我介绍对象。后来我结婚了,她对我的爱人、孩子也一直非常关心。”

可对自己的事,他们却从不去麻烦别人。即使近90岁高龄的年纪,他们凡事也都是亲力亲为,买菜、做饭、打扫卫生,都还是自己做。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拥有追求事业和无私助人的精神境界。”中科院微生物所所长刘双江说,“两位老人作为老一辈科学家的杰出代表,漫长的半个世纪以来,他们呕心沥血,为科学事业贡献了全部的力量,不求任何回报。他们心中有大爱,时刻铭记着报效祖国,服务人民。”

 来源:科学网 

  • 热门话题

版权保护不应是敛财的“筐”

先是给黑洞照片打上水印备受质疑,后因国旗、国徽等照片违规被迫道歉,随后以版权保护之名谋利的商业模式遭到讨伐……最近,5500万光年外的黑洞,让“视觉中国”这个图片网站遭遇前所未有...